首页 > 冬虫夏草知识 > 青藏商城动态 > 藏区守护者与救命者-冬虫夏草与佛的故事

藏区守护者与救命者-冬虫夏草与佛的故事

 佛教,冬虫夏草。这两者便是我藏区的守护者与救命者,其中佛教为守护者,冬虫夏草为救命者。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不可言语的故事。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在之后的例子中会讲述的,敬请关注。

先来说守护者

 我相信大家都对于佛教有一定的了解,可此时此刻我只想说,你们所了解的只是外在的,而不是其真实的面孔。你们了解的途径也就是从历史【玄奘取经】、电视【济公活佛】等片面的了解一下而已,并不理解什么是藏区人民的信仰与守护者。

当你们开车进入西北部阿坝藏区,并不是为了去了解藏区,而是为了去欣赏景色。你们不曾去聆听耳旁传来的那阵阵的诵经声,不曾去注意那些在通向寺庙的柏油路上朝拜的藏民,也不曾去关注那些在围绕的寺庙转经的藏民。或许你觉得奇怪,但是当你仔细“聆听”、“注意”、“关注”时才会发现不是奇怪,而是自己不懂,因为每个藏民的脸上都充满着对佛教的敬重与向往之情,每个人无时不刻的在用念珠默诵者,为自己和家人积德从而使得家人健康,牲畜兴旺。当你深入阿坝藏区和适应阿坝藏区时,你才会发现自己感受到了一股你无法明言的的气息,想描述,却怎么也描述不出来,那是因为你感受到的是藏区的气息,而且那是一股只有在藏区才能感受的、品味的气息。下面从一段故事讲诉一下我为何称佛教为守护者。

 曾听奶奶给我讲述过一段关于我和佛教的故事,那时的我才刚出生就病倒了,奶奶给我找医生,跑到有近5公里的村里找村医,请他来检查,检查后留下一句话“我没法治”就走了,而后奶奶抱着我连夜赶往将近15公里外的乡医院来检查,也只是得到一句话“这种病没见过,你去县里看看”。当时家里本来就穷,没啥钱,就算有两次检查就用完了,更本就没钱去县城更没法去医院检查了。只好失魂落魄的抱着我回家了,再者存着最后的希望来到“桑州共巴”也就是现在的“桑州寺”面见活佛请求救治,当时活佛只说了一句经文、摸顶、吹气说道过后的几个月的1516号来我这儿一次。之后的几个月里我的病情慢慢的好转起来。并且他为我取名为“郎吉泽仁”表示像天一样的长寿,因我与“桑洲共巴”的诞辰与活佛的属性一样,从而使得那位活佛成了我的守护者,他无时不刻在守护者我与藏区人民。那段经文至今我都记得,因为那是我的护身咒,虽然现在已经流传下来了,几乎每个藏区的人民都会念,但那是不定时的,而我则是每天抽空念。那段经文是这样讲诉的“阿哥阿门得知索,那波嘻嘻漫漫索哇德”。因此对于佛教我有着一股其他人无法超越的向往与崇敬。只因那是我新生的起点。每年的第二个月1516号是我西北部藏区的“祈福会”由喇嘛[活佛]、阿各[和尚]进行诵经、跳佛等来进行祈福。祈福今年风调雨顺、家人健康、牲畜兴旺。

   因此,我说佛教是我心中的守护者。当然不单单是我的守护者同样也是我藏区的守护者。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