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冬虫夏草知识 > 青藏商城动态 > 桑珍旺姆和冬虫夏草的故事

桑珍旺姆和冬虫夏草的故事

我叫桑珍旺姆,一个藏族姑娘,四年前只身求学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毕业后专攻IT。今天背负川藏青千众家族的期望,汇聚藏地资源,创业成都,专做虫草。现已创立了青藏商城、四川雪域珍堂贸易有限公司。 青藏商城这个直销平台,不仅仅是为大家提供最优质的冬虫夏草资源,还将为您展示更多的藏地高原风光,展现虫草原产地的淳朴风情,提供最新的行情咨询。

桑珍旺姆这个名字是我出生时当地的一位活佛赐予的名字,我出生在嘉绒藏族(东方女儿国的遗址)-金川。在这片淳朴的土地上我的阿爸坚持要让自己的孩子们走出大山,所以阿爸和阿妈不管多么艰辛都要让自己的孩子学习知识,踏进大学的校门是全家人共有的愿望。可是我们家有三个孩子,我们生活在半农半牧的高山上,种地只能自给自足。那我们的学费来源只能靠阿爸每次出远门两三个月弄回来的一点钱。因为阿爸连小学都没毕业,阿妈从来就没有进过校门,去城里打工的胆量都没有。

记得那时候每到5月份初和6月份村里的男人们都出去了,听长辈们说他们是去“挖虫草”了,那时候每次阿爸回来就会看见他拿着一个塑料瓶里装着一些虫一样的东西,头上长着一根草,那时候我对那玩意充满了好奇,听长辈们说它在土里面是虫,草是长在外面的,找虫草的时候只能看到草,而且有一些没有缘分的人很难找到它。阿妈说放在塑料瓶里是为了不让它跑掉,还嘱咐我们千万不能打开瓶盖。后来长大才明白,原来放在塑料瓶里的做法是大人们密封保存冬虫夏草以免它化苗和防霉防潮防长虫的做法,等到有贩子来收购的时候价钱合适就会卖掉。那时候虫草的价格不贵,但是也能担当得起作为我们上学的学费。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我读大学,后来虫草价格上涨,挖虫草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一个村稍微年轻点的十三四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女老少都去了,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直到我进入四川师范大学,那时候我经常被昂贵的学费伤神,整个学校里每次我都是要欠着学费,分好几次才能交完,都是一点一点的拼凑,那时候我们家里总共一年都没存过一万块,我没有办法只好去外面打零工做兼职也只能维持一下自己的生活费,有一天同学带着我结识了广东的李先生和冯先生,在意外的交谈中我们聊起了家乡的特产,李先生和冯先生都对我们那边的冬虫夏草特别感兴趣,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机会来了,于是在两位先生对一个藏族女孩的信任下,我找到在老家做小贩的表哥,那时候让表哥给我拿两斤冬虫夏草来成都他还是不敢的,因为老家的藏族人民一直生活在大山,来到大城市会让他们无比的担忧。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相信我,但是当他把虫草拿给我的时候我整晚都没睡着觉,因为他拿给我的冬虫夏草非常的湿润,刚采挖不久的。这样我怎么能拿给两位先生呢,我们只好在旅馆里全部铺开晒在地上,直到第二天已经只剩下3-7%的水分时,我才联系两位先生,最终顺利交货。就这样我在大学里便赚到了第一笔冬虫夏草的钱。

冬虫夏草一直在我心里有一种独特的情感,因为它让我顺利的完成了大学的学业,虽然在大学毕业后我去了电商企业学习,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我的梦,那就是从我做成第一笔冬虫夏草生意的时候我就决定要从事这个行业,因为我可以带给外面的人比专柜便宜很多价格的原产地冬虫夏草,那时候我已经决定在互联网建一个冬虫夏草网络平台,为汉地的客人展示原产地资源,让中间的市场流通环节省去,把实实在在的价格给广大顾客朋友们。

现在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在这里感恩一切帮助过我,信任我的朋友们。

在这里,我们忠实承诺:   一手资源,均为家族乡亲采集提供,绝无中间环节;   一流品质,全为年度新品,并按产地、大小、品质等清哳分类;一根批发,所有虫草均以批发价供货,量多价优,快捷供货,买贵包退。 雪域珍堂与桑珍真诚借助本平台,能够带给朋友们健康、希望、快乐!

随着公司的日益发展,冬虫夏草的需求量日渐增长,都是我的表哥亲自带着人去山上收购新鲜虫草在自己晾干,收购虫草也是一件极为危险和责任重大的事情,大量的现金和人身安全隐患,所以一般汉族人是做不了这事的。一手货源都掌握在像我表哥这样的藏族人手里。

    如果您愿意和我做朋友或者了解冬虫夏草的相关知识,我都可以免费帮您介绍。可以加的我桑珍旺姆的微信:wuguiyi916193110。


相关商品